樱桃影视app

每天都在为别人的绝美爱情流泪:狗头,说句实话,我之前也骂过,但作为一个把这个瓜从头吃到尾的吃瓜群众,不得不承认,这两人的感情真的很好磕啊,比小说精彩,当然,最重要是长得好看!

霸总墨a;天使遇CP官方后援会:附图JPG,康康我们帅气GG@墨行渊和美女**@时遇 吧,绝美CP入股不亏哦,还免费附送三个萌萌哒小团子哦!

网上一派热火朝天,公寓内,秦非凡和陆让坐在客厅沙发上,看了眼紧闭的书房门,俱是沉着脸。

事情的结果比他们预想的更差,带走时遇的人似乎并不是想用时遇来换占清荷和墨开,而他们这段时间几乎翻遍了江城,都没有找到时遇的下落。

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“滋滋滋——”

秦非凡看了眼茶几上手机的显示,微楞,接通电话,按了免提。

“阿彻?”

“非凡哥,嫂子的事,我这边有线索了。”

秦非凡和陆让对视一眼,俱是眼神一凝,身子坐直了一些。

墨彻的声音有些哑,还有可以听得出的疲惫。

“这些天我连夜在查,嫂子的事,应该是另有人做的,对方的目的,一直都是嫂子。”

双儿的角落

秦非凡和陆让眉间一沉,专门冲时遇来的?

“阿彻,说清楚!”

“我从我大哥的电脑里,找到了一份语音通话记录,那里面,是我大哥和对方这段时间合作的聊天内容,我大哥希望借助对方的势力,扳倒……二哥。”

“而对方要的,是事成之后,将嫂子带走。”

“查得到与墨开合作的人是谁吗?”

“暂时还查不到,对方很谨慎,和大哥沟通的纪录部抹去了,声音也是用技术刻意改变了,我想这份语音纪录,也是大哥为了防止对方变卦,偷偷留下的。”

陆让和秦非凡脸色顿时沉下去,谨慎至此,这个人,定然是不好对付。

“不过奇怪的是,对方虽然答应了和大哥合作,但很多时候,都刻意避开了对嫂子的影响,甚至因为这次时伯父的死,和大哥有过一次争吵,以及……我发现,这次向J方举证的不止我一个。”

“J方不肯透露举证人的消息,我无法确定,但就G方公布的那些内容来看,太过详细,大概率会是这个人的手笔,所以我想,嫂子现在,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。”

听到这儿,秦非凡和陆让脸色都有些古怪。

这听着,怎么像是这人是时遇的追求者?

在外界认为墨行渊最颓丧的时候不出手,等到墨行渊忙于处理占清荷墨开母子的时候,伺机而动。

不仅借墨行渊的手处理了占清荷母子,还轻易带走了时遇。

这个人,势力手段都深不可测。

国内有这样手段的人,少之又少。

而这里面,喜欢时遇的,就他们所知……

慕延之、欧迟耀……

这两人,一个是YG的总裁,一个是世庭的太子爷,有足够的身价背景去做这些。

但真要从这两个人中挑选最让他们怀疑的对象,他们更加倾向前者。

慕延之和时遇多年前便认识,且是他们知道的,明确追求喜欢过时遇的人。

虽然后面似乎是放手了,但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想到这,秦非凡和陆让俱是皱了眉。

慕延之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动静了,若不是这次墨彻突然提及,他们都快忘记还有他的存在了。

慕延之这个人对外的风评一直很好,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和墨行渊的关系,本能的对慕延之心存偏见,客观来说,就连他们,也找不出慕延之的半点错处。

这个男人,若非是真的如外表一般温润和煦,就是心机深不可测。

陆让下意识的摸出跟雪茄要点火,余光却是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边的墨行渊,手一抖。

“阿渊?!”

秦非凡眼神也有些惊讶。

这几天,一有消息,墨行渊就出去寻找时遇,一次又一次的失望,回来后就一个关在书房,谁也不见。

前天因为过度劳累,胃病复发晕了过去,被他们发现送去了医院。

人刚醒就立刻要求出院,等着时遇的消息。

他们没法阻止,只能要求他至少保证基本的饮食和睡眠,否则就算找到时遇了,他自己身体也垮了。

今天上午他们也才刚出去找过一次,结果自然是无功而返。

墨行渊回来后就又把自己关进了书房,按照往常,如果不是有了和时遇有关的消息,墨行渊是不会出来的。

想到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还开着免提,也不知道墨行渊听到了多少。

现在一切都还只是他们的猜测,就怕墨行渊现在冲动之下就去找慕延之打架。

慕延之到底是YG的总裁,要真对峙起来,可不像揍墨开一样那么好收场。

秦非凡和陆让下意识的已经做好拦人的准备,但墨行渊只是站在那里,似乎并没有下一步打算。

电话里,墨彻听到了秦非凡喊墨行渊的声音,沉默了一会儿,似乎在思索些什么,最后还是开了口。

“二哥……”

墨行渊漆黑油冷的眸子微动。

“这次嫂子失踪的事,我很抱歉。”墨彻的声音里有些内疚,“虽然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并不合适,但是母亲已经走了,求你,放大哥一条生路。”

就在前几天,占清荷和墨开被判无期徒刑,而劳改过程中,两人试图越狱,被J方当场击毙。

这是外界得到的消息。

事实上,占清荷和墨开确实是和与他们同一批的其它几名罪犯合伙试图越狱,但被当场击毙的,是占清荷和另外一人。

墨开也是确实够狠,最后关头,用已经中了一枪的占清荷给自己挡了一枪,侥幸活了下来。

之后又把另外一人的脸毁了,换了自己的衣服,逃了出来。

J方现在对外追查的,是另外一名罪犯。

而墨开,在刚逃出来不久,就被墨行渊的人抓了。

现在关在一个隐秘的地方,要他说出带走时遇的人。

但墨开这次却意外地有骨气,无论怎么折磨,都坚称不知道,明明半死不活,却还要借此事嘲讽墨行渊一顿。

时遇一失踪,墨行渊骨子里的冷血暴戾似乎被部激发,让人继续审讯,不管用什么手段,只要留他一条命,直到他肯说出来为止。